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辅仁大学上海校友会的博客

凝聚 分享 传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瑞士的雪中天堂漫步  

2009-03-03 10:44:40|  分类: 温馨的感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在瑞士的雪中天堂漫步 - shanghaifju - 辅仁大学上海校友会的博客

    策马特是瑞士著名的滑雪区之一,最酷的是可以凭一张票,随意在瑞士和意大利两国滑雪,所以从意大利到策马特最便捷的方式是滑雪过来。往车站去,看到两个高 大年轻人一身滑雪装备走过,挡不住的活力从身上散发出来,雪山小镇的背景下这是很吸引人的画面。痴看了会儿,直到他们远出了视野我才摇摇头接着走路。

    
策 马特也是个徒步天堂,可以喜好选择不同路线:山景,看花,我当然选懒人线路--坐火车上山先。从策马特可以乘小火车到达3089米的 Gornergrat,在短短九公里的距离里海拔上升近一千五百米,坡度之大对铁轨是一个严峻考验。峰回路转,随处是景,车厢里只听到咔嚓咔嚓的快门声, 这样想来瑞士的高山列车都价格昂贵倒也是物有所值。五月了,观景台上仍然是寒冷刺骨,四面白雪茫茫,湖水只在雪中露出碧蓝的一小片,很美。这里可以看到二 十几座上4000米以上的雪峰,还有在阿尔卑斯山长度名列第二的Gorner冰川。说实在现实中的冰川有些让我失望,小说看多了,想象中冰川应该是蓝莹莹 的一片冰瀑,晶莹剔透,但看到的大多数只是如白雪一般,一定要走近了才能看到它冷冷地发着蓝光。山顶上风大雪厚也丝毫不减我的兴致,在一人高的雪墙间来来 回回地走了几趟。夏季许多徒步者选择这里作为徒步线路的起点,五月还大雪封路,只能乘车下行,错过了中间的高山湖泊。明信片上的雪山映在如镜的湖面上,美 甚。

    
火车站站停,我也站站下,看着其他游客呼啦啦坐到咖啡馆晒太阳去了,我觉得没劲,看看四下里的白雪茫茫又不敢轻举妄动。 正犹豫间,看到一对儿往雪地里走,既然有了吃螃蟹的,我自然就跟了上去。两个法国人慢腾腾的,我一不小心超过了他们,雪厚迂尺,又没穿登山鞋。两步就陷入 雪堆,看看无处下足,站住了等他们上前去开路J路边一只小豚鼠在雪地上留下一串小脚印,躲进洞里探着脑袋打量我,巨可爱。

    
那 一对儿法国人远去了,看着他们的背影有些羡慕。常常只能一人上路并非愿意,孤独与否有时候是无从选择的。站在雪地里,四下一片寂静,只剩下我在碧空下雪山 中。不知道为什么,山对我总有磁石一般的吸引,第一次在西藏见到了雪山我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雪山,也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地把所有的假期献给了旅途。目的 地无非是山是水,因为水性不好,对海我是敬畏而不敢过于接近,而山我总是带着敬畏想与它接近。

    
空山寂寂,面对一片纯净天空纯 净雪山,心中有一丝感动,山在那里,云在那里,只已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,也不觉得一个人的寂寞。这场景似乎很熟悉,感觉是我又回到了大山里,可细想来,我 并不曾这样地一个人站在白雪皑皑的一片雪原中。稻城,似乎没有这么多的雪,爬四姑娘,也只峰顶有些微的雪,只有尼泊尔徒步,接连下了两日的雪,有些象了, 可毕竟还有朋友在身旁。真没想到,我一个人对着这山这雪并不觉得自己的孤单,而是很满足的欢喜。嘁~~不怕孤单是假的,正因为知道附近有人,我才这么放心 大胆地踩着前人的脚印深入到雪原中了。大自然的神秘莫测是我并不敢真正单独面对的。所以看到那些雪山脚下的长眠者,我只能敬佩,我没有这样地勇气去接近雪 山。觉得自己有些叶公好龙的虚伪:)踩了一脚的雪,欢天喜地地回来赶火车,觉得这是此行最美好的一刻。刚才暂放在雪地里的橙汁和饼干没了,大概别人还大骂 我不环保呢。

    
下一站下车,开始徒步,途中半融的冰雪给徒步增加许多难度,花儿也还少,看来六月以后我还得再来。

    
爱 山,对登山者总是充满崇敬。策马特最吸引我的一个地方居然是教堂边的墓地,这是一个登山人的墓地,埋葬着从一八几几年开始试图征服山峰的勇士,最年轻的不 过十七岁。到策马特来的有许多登山客,马特豪恩(Matterhorn)虽然绝对高度不高(4478),但外形峻峭挺拔,一直吸引着来自各国的登山人从 意大利的南峰和瑞士的北峰尝试登顶。马特豪恩外形宛如一个不规则金字塔,四个峰面棱角分明,异常陡峭。尽管南面的峰面看上去比较缓和,但实际上难度更大, 一直到1865年才有人第一次从东南面的荷恩里(Hnli)登上峰顶,几乎是阿尔卑斯诸峰最后一个被登顶的。尽管登山装备日益完善,如今每年仍会有登山 人葬身山脚。每次来策马特,我都会到这里转一圈,不知为什么总是很被这些人吸引,看到的是一块块的石碑,可感觉年轻的生命似乎并未消亡,在他们所爱的雪山 下得到了永生。

    
六月间再来是跟麻扣一起,换了条线路徒步。满地的鲜花,黄色粉色紫色如锦缎般艳丽,我又是一头扎进去走不动路。麻扣总是笑我花痴,我白他一眼,这些欧洲人生在福中不知福,哪里知道我们在上海一辈子也看不到这样的花海。

    Zmutt
是花海中的一个漂亮小村,山坡上全是长得很好玩羊儿,除了额头,一张脸都是黑黑的,很搞笑的表情似的,腿弯处还各有一片黑,跟我们新疆的黑头羊有异曲同工 之妙。正午时分,这些懒羊都在树荫下躲阴凉。我们在小店外坐下喝咖啡,跟店主聊了会儿天,原来现在是淡季,滑雪季节过了,登山季节还没开始,要再过两三个 星期。问他登山是要买票吗?他说有向导就不用,五日的带向导登山费用约为每人两千欧元。我们吐吐舌头,两个人都很神往地看着那山峰。我倒没有那征服的心, 因为知道登山是残酷严峻的事,不怎么好玩,麻扣倒是很心动。想起上学那会儿请了个新加坡人讲他登上珠穆朗玛的事,就说给他听:登山队里一个队友出了事受伤 不能动,留给队伍一个两难问题,留下他,他必死无疑,带上他,拖累全队,伤亡更大。以前我还挺热心想尝试真正的登山,听过这个故事后我放弃了,因为碰到这 样的两难不论问题是不是我,我都没法选择。两个人唏嘘感叹了一番。喜欢跟他出来玩也是因为他喜欢山,看到他就想起国内一个爱山的穷朋友,在驴坛上认识,一 起爬了几次山,成为最好的朋友。在欧洲常常遗憾他不能来一起看山。

    
五六个小时的山路走得正好尽兴,麻扣惊讶说没想到我也是能 爬山的人,我一撇嘴这算什么,我年轻的时候在山里整整走了三天呢。跟他吹我们怎么在艰苦环境里徒步扎帐篷,我属骆驼,可以走一天的路不喝水不吃东西,但我 怕冷,我那穷朋友居然肯在野地里烧了热水给我灌暖水袋。麻扣静静地听,突然咧嘴一笑,说哄你开心大概挺容易的,送你点花儿,给你点热水就能让你念念不忘 的。我笑,是啊,我是很容易满足的人,跟喜欢的人一起在山中漫步总是我最幸福的时候。爱山,也爱爱山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转引自旅游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